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艺 文 > 文章 当前位置: 艺 文 > 文章

清稗类钞:清初姑嫂胡闹而怀孕的湖涂案

时间:2020-06-24    点击: K次    来源:Radosking    作者:纳多金 - 小 + 大

据《清稗类钞》记载:

王成,沂州县胥也,家距县署二三里,以差务冗,辄不得返。家有妻一妹一,夙和好,炊爨缝纫之事,更相为役。一日,成奉差往郯城,过家门,入焉,则妻方淅米于庭,妹方製衣于室。成曳妻入卧闼,以久旷两不自制,遂据榻淫焉。时当夏昼,妹以兄归,当煮饭款之,辍所业,就井旁携米入厨,复奔而告嫂,请具膳方畧,则二人方裸而有事,妹默然出走。成事已,遽行。姑嫂炊饭饱餐,姑以所见诘嫂,嫂具告之。姑年方及笄,情窦初开,聆嫂言,颇领会。嫂又以成匆匆去,未畅其欲,偕姑入卧闼,现身说法。而两阴相合,夫之馀精,流入姑之生 殖 器焉,逾数月,经闭腹高,遂成孕。

姑已受同邑陈某聘,婚有日矣,为舅所闻,疑而控之官。官讯姑,不承,讯嫂,亦不承。时成亦就讯,以为职业虽卑,而家无男子,妻贤淑,妹幽娴,断无意外事,亦不承。案悬数月,姑果育男,呱呱者在抱矣,百喙莫解也。陈索聘物及退婚据,嫂不言,姑亦羞欲绝,而成终疑之。会新官李化龙至,李有廉能名,检旧卷,得是案,曰:「冤也。」提成至,莫以对,曰:「儿育乎?」曰:「育也。」曰:「奚乳?」曰:「别雇乳母也。」李令挈儿至,则柔若无骨。李曰:「得之矣。」鞫之,得其实,俱依不应得而为之事,依律治罪,照例取赎。判以儿给成收养,姑仍配陈某,两家不得复生异议,案遂结。

将这段文言文译成白话:

王成,是沂州府县衙里小吏,他家离县衙署有二三里地,平时工作比较繁忙,经常不得回家。家里有一个老婆一个妹妹,姑嫂关系非常好,,平时烧火做饭缝缝补补,互相抢着做。一天,王成奉命出差去郯城,路过家门,就进来,妻子正在庭院里淘米,妹妹在房间里做衣服。

王成拽着妻子进入卧室,俩人很久没有做 爱了,不能克制,于是就在床上交合。

当时正当夏季白天,妹妹因为哥哥回来,认为应该做饭给他吃,就停止手上的活计,在井旁拿已经洗好的米进入厨房,再跑去告诉嫂嫂,请示详细做饭计划。正好碰上二人正裸着身子办事,妹妹便低头不着声走了出来。

王成事办完,就走了。姑嫂二人做好饭吃完后,妹妹就问嫂嫂刚刚看见的一幕,嫂嫂如实告诉她。  

小姑子正是到了婚配的年龄,情窦初开,听了嫂嫂的话,颇有领会。嫂嫂又因为王成匆匆离去,意犹未尽,就与小姑子一起进入卧室,现身说法。两阴相合,丈夫的余 精,流入小姑的体内,过了几月,经闭腹高,怀孕了。

小姑已受了同乡陈家的聘礼,结婚日子也定了,被陈家舅舅听说后,怀疑她贞操有问题而控告到官府。

官府讯问小姑,不承认,又讯问嫂嫂,也不承认。当时王成也被传讯,认为自已职务虽然低卑,但家里没有其他男子,妻子很贤淑,妹妹也守本份,绝对没有苟且事发生,也不承认。

此案成了悬案搁了几个月,小姑果然生育一男婴,抱在怀里呱呱啼哭,更是百嘴莫辩。

陈家索要聘礼而退还婚约。嫂嫂不着声,小姑也羞愧难当要自杀,而王成也始终疑惑。

正好新上任的官员李化龙到来,李有廉洁能干的名声,检阅旧案卷,看到这个案子,说:“这可能是冤案。”

传讯王成到来,没有理由应对,问:“小孩生了吗?”王成说:“生了”

又问:“谁养?”

王成说:“另雇了奶娘喂养。”

李化成命令他抱着小儿一起来,一看则柔若无骨。

李化龙说:“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."

审问下来,果然得到前文所述情况。都是不应该发生而发生的事情,按照法律,应该治罪,但依照这类案例是可以罚款赎罪的。

判决这个小儿给王成收养,小姑子仍然嫁给陈某,两家不得再生异议,这案子就结案了。

大千世界,无奇不有,本是嫂子对情窦初开的小姑进行性启蒙教育,偏不巧让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,却使小姑子意外怀孕了。难怪陈家要闹退婚,这事不弄清楚原委,放谁都不信。

古代没有人工受精,更没有DNA检测手段,没有男人的怀孕,都是不可能的。这事不要说陈家不信,王成不信,连王成的妻子与妹妹自己都不信,看来这案子在当时拖了起码大半年以上,成了悬案。

正好碰上新官李化龙到来。

好在李化龙是个能臣,一上任就把这糊涂案给断了。

依老倪看,这案断的清楚,与李化龙廉能无关,倒是与他见多识广有关,老江湖老司机了。因为李化龙说“依律治罪,照例取赎。”说明此前曾有过前例。

本是寻常人家过日子中的嘻嘻闹闹再正常不过的锁事,但是偏就发生意外,真的是不应该发生,但是又的确发生了,案中每个人都是苦主,只有县衙是得益者。

陈家最倒霉,娶了个不明来源、未婚生子的媳妇。而这个孩子本应是王成与妻子生的,结果却让意外使妹妹怀孕,且生了个先天残疾的儿子。

这个案子高明之处,不是断的清,而是判的好。

因为大家都是苦主,李化龙便采用和稀泥的判案手法,于是这稀泥就和成了经典判例。

不过老倪怀疑,此案极有可能发生在明朝,因为清朝的名臣山东人李化龙是个武将,没有做过地方官员。倒是明朝万历年间的山东人李化龙,的确做过山东与河南的按察司,在辖内州县巡案过程中纠正错案积案似有可能。


上一篇:清初为防台独规定官员赴台上任不准携带家眷

下一篇:唐语林:大胆道士偷睡了唐玄宗的美人


首页  |   新时代  |   数独  |   宏观  |   财经  |   金融  |   商业  |   一带一路  |   自贸信息  |   大湾区  |   抢鲜报
纳多金在线特别声明:本站图/文除原创外,其它内容均收集于网络,仅供网友参考。
本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
请速联系我们更正或删除
Copyright ©2018-2020纳多金在线
Radosking版权所有